首页生活情意祖母的坛肉 作者:淡淡不如风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
祖母的坛肉 作者:淡淡不如风

作者:淡淡不如风 | 分类:生活情意 | 标签:第113期(总第114期)    

 清晨散步时,喜欢在市中心的街道上穿行,此时行人稀少,一座小城仍处在睡眼朦胧状态,在嚣喧热闹的前际呈现出难得的片刻幽静来。蓦然,街边一家崭新的门面吸引了我的目光——坛肉馆。
  生在七十年代,正是国人刚刚看到温饱的希望,但没有几个人想到过生活质量,更没有谁敢奢望小康。那时候家家户户吃得都差不多,萝卜土豆大白菜是老三样,冻梨冻柿子长期占据了我们的水果世界,大饼子窝头黑面馒头是主食,吃顿米饭那是相当幸福的……那时候的孩子特别盼望过年,很大原因是过年有肉吃,甚至还会有鸡有鱼。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人们的追求也是这么简单,能吃一顿美餐,也会津津乐道好久。
  祖父是闯关东过来的,在东北娶了祖母,两个人安定下来后,都有了正式工作。但是,曾经的贫寒让他们终生惴惴,尽管按月领工资,可就是没有安全感,总怕再度陷入挨饿的年代。于是他们对生活极为拮据,不买新衣服,也不买鱼肉,在我儿时的印象中,祖父似乎没买过一次排骨,因为嫌那东西“不实惠”。即便过年买点肉包饺子,也一定是买很肥的那种,说这种饺子吃着香,后来我在别人家吃饺子的时候才知道,瘦肉多的更香。
  然而,老人再会节俭,终究还是心疼孙子的。所以每年飘雪的季节,祖母总要展示一下她唯一精彩的厨艺,来慰藉一下我们这些委屈了良久的肚子。祖母的手艺是坛肉。
  做坛肉是我们家的一件大事,祖母总会去市场买一大块五花三层肉,洗净切成火柴盒大小的肉块,撒点盐腌一会儿。祖母在锅里放了点油,接着把白糖放进去,待白糖炒成金黄色时,放入肉块爆炒。祖母的糖色炒得恰到好处,锅里所有的肉都变成了金黄透亮的颜色,看着就有食欲。祖母在锅里加了水,又陆续放入了多种调味品,我知道的有八角、姜片、葱段、桂皮、花椒等,还有一样不认识,问她,说是苏子叶。锅沸腾起来,随着“咕嘟咕嘟”的冒泡声,肉的香味已经飘出来,而炖了一会儿后,祖母却关了火。
  当时东北家家有土炉子,是黄泥套制的炉子,虽不如“红泥小火炉”文雅,却也温暖了千家万户。火炉子是做坛肉不可或缺的,祖母已经把一个上下一般粗的陶罐放在了炉子上,把锅里的肉和汤一点一点地转移到坛子里。坛子比较高,肉和汤全放进去后还有不少空间,这时祖母会添一些开水进去。炉子早就烧好了,此时用煤压住,烧得并不旺,所以坛肉好半天才开锅,但祖母说,要的就是慢火。祖母用勺子把坛底的肉搅动起来,然后就盖上了盖。但即便盖上了盖,坛肉的香味也慢慢地弥漫开来,那香味沁人心脾,让我们觉得在炉边守候是一件对自己异常残忍的事。于是我们便到院子里玩雪,但是毫不夸张地说,坛肉的那种奇香居然钻出了严严的门缝,穿透了厚厚的门帘,又扩散到院子里的每一寸空气中来。让我们在寒冷的北风中都能感受到鲜美的肉香味。以至于邻居们都会在杖子里赞一句,炖肉了吧,真香啊!
  是啊,真香啊!也真想啊!可是再想也得等待。祖母的坛肉要炖八个小时,直到晚上才会出现在我们的餐桌上。每人一碗坛肉,迫不及待地夹在一口,不用嚼,肉就在嘴里化了。肥而不腻,瘦而不柴,坛肉包裹住了肉汤的鲜美,让它们在每块肉里恣意渗透,使每块肉都浸染了浓郁的芳香。坛子肉是吃不够的,祖母看我狼吞虎咽,总会把她碗里的肉拨过来两块,但注定不会让我尽情地敞开肚皮吃,所谓美味难得,如果一味放纵地饕餮,恐怕吃上一顿就顶住了。所以我们只能意犹未尽地吃光了碗里的肉,再用碗里的汤来泡米饭,真是口齿余香,直到躺在被窝里时,那肉味仍然在身体内,在屋子里久久环绕。
  然而,这还不是坛肉的精华吃法。祖母之所以选择冬天来炖坛肉,因为要把坛肉放到门斗里,一夜之间就冻上了。下顿再吃的时候不用再热,就用勺子把冻坛肉舀出来,挖一勺放在热乎乎的米饭上,只要米饭是热的,凝固的坛肉马上就会化了,然后用筷子一搅,坛肉就“散了”、“飞了”,肉质的鲜美又渗透到饭粒中,吃上一口,能香到人的灵魂深处……
  时光飞逝,祖父母相继过世,闲置的老房子也在风雨中斑驳,那座小土炉虽然还在,但已经多年不生火了。我几次都设想过回去打扫一下老房子,也设想过在大锅里炖菜,在火炉上温酒,在火炕上把酒问月,但我没设想过在炉子里放一个上下一般粗的陶罐,炖一罐飘香四溢的坛肉——我不敢想,从不敢想,因为那是祖母的绝活儿,那里有她的生活智慧,更有她对大孙子的偏爱……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gywxw.net/post/2722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蒲公英文库_蒲公英原创文库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