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生活情意母亲的花园 作者:山西亚亚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
母亲的花园 作者:山西亚亚

作者:山西亚亚 | 分类:生活情意 | 标签:第113期(总第114期)    

 母亲的花园其实称不上花园,只是她的阳台。母亲的阳台上挨挨挤挤的全是花盆,从窗台一直延伸到客厅茶几旁,大有向客厅殖民之势,只是客厅里阳光不充足,否则——每天早上她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阳台上看望花儿们。
  母亲的花儿很普通,都是好养的花草,大概有十来个品种,诸如吊兰、君子兰、瓜子松、老来俏、虎皮兰、长寿花之类。母亲说想看看花,前几年大哥给她买了一盆红掌,去年我又买了杜鹃花、天竺葵、一帆风顺、菊花、一品红,增加了一些品种。
  父亲在世的时候,花儿都是母亲自己管理,母亲说要让父亲看花儿。那时母亲也不舍得花钱去买花儿,我们那时忙着照顾孩子,也无心花花草草,只有几盆邻居给的枝条扦插长起来的花儿,比如老来俏。老来俏又名红绿青。这种花儿初长出的叶子边上是绿色,中心是红色,长成大叶子后,叶子中心变成枚红色,边上红得发紫,特别鲜艳,太阳一照,红艳艳的,象一盆火,在周围绿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有活力。它的花儿开起来像串串红一样是一串,只不过是淡紫色的罢了,反而不如叶子靓丽。老来俏这个名字正如它的花性一样,越老越漂亮。这种花儿也特别好养,不需要过多的肥料,只要有水和阳光,它就疯长。我后来从母亲那里剪了枝条在我家扦插了一盆,长得非常茂盛,朋友们见了都想要,又从我家剪了枝去繁殖,都成活了。
  母亲最喜爱的一盆花儿是虎皮兰。这是母亲在一家阳台上一盆虎皮兰上折了一枝长成一盆的。母亲说她看到这盆花就很喜欢,有一枝探身盆外,像是让她去折,她四顾无人就上前折了下来,这时走过一个中年女人,她有些不好意思,那人大概看出她的窘态,冲她笑笑,她也笑笑。拿回家,插在盆里,没想到就活了,到现在已经养了十多年,而且越长越盛,宽宽的叶片,有着虎皮样的斑纹,像长箭一样直立在盆中,一米多高,满满一盆,郁郁葱葱。这几年它每年都开花,谁来都要多看两眼。今年春天三哥剪了一枝去他家栽上,他说也长得很好,已经繁殖了半盆了。
  母亲的花儿就像她的爱一样在延伸。父亲也爱花儿,母亲在照顾父亲之余,还忙里偷闲去养花,可能有大一半原因是为了父亲吧。
  二哥知道母亲爱花,说你那些花儿都不好看,我给你买个好的来看。他专门去花草市场买了两盆盛开的君子兰,油油绿的宽叶片,杏黄黄的大花朵,非常漂亮。第二年,二哥就去了。每每看到这两盆君子兰,就想起二哥,他那矫健挺拔的身影,俊逸的微笑,灵巧的双手,每次匆匆回家告别时依依不舍的回眸——为了二哥,我们都特别看顾这两盆君子兰。我每次回家,都特别要给它们浇水,松土。听说君子兰不可晒太阳,赶紧把它们搬到客厅阴凉处。可能对它们太过宠爱了,这两盆君子兰越养越小,叶子一片一片变黄枯萎,眼看着一天天衰弱下去。后来大哥给它们换了盆土,好了几天,后来又开始落叶,其中一盆只剩了两片叶子。我很着急,在网上学习君子兰的养殖方法,去年秋天,专门上网买了君子兰专用土和肥料,为它们换了土,又不时上肥料,这两盆君子兰总算是活下来,其中一盆还开了两次花,虽然是夹箭花。我希望它们活得好好的,那是二哥留下来的。
  父亲过世后,母亲也无心看管花儿了,似乎她对生活的所有热爱都随着父亲去了。她看我莳弄花草时,总是说,死就死吧,费那些工夫干吗?我知道母亲的心思不在花儿上。以往总是大哥给花儿换土,去年大哥远去深圳看孙子了。今年春天三哥专门去松树下挖了一些土回来,我闲时把所有的花盆都换了土,又新买了几盆花,上网恶补养花知识。今年春天家里的花开的特别好,长寿花、杜鹃花、红掌、一帆风顺、天竺葵、虎皮兰全都开了花儿。母亲的心情也渐渐好起来。她早上去看花儿,总要拿起水壶浇水,有些花儿不耐水,不几天叶子都黄了,我告诉她有些花儿不能多浇水,如君子兰,后来她知道了,说我不浇了,还是你来管吧。上午太阳下来,我和母亲常常一起品味这些花儿,谈论哪个花儿叶子黄了,哪盆花儿打上朵儿快要开了,哪个花儿又长出一个嫩绿的小芽,哪盆花儿该修剪了——花儿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希望和快乐。
  每天早上金黄色的阳光照在阳台上的花草上,为叶子镀上一层金辉,我拿起喷壶给花儿们喷水时,水雾在阳光中形成短短的一道彩虹,母亲坐在沙发上,静静地看我喷花,花儿的叶子和花蒙上晶莹的水珠,更翠绿更艳丽了。有时我也会像母亲一样,静静地看着它们,这些这些看似静谧、弱小的生命,却有着顽强生命力。我在感念生命伟力的同时,又在感念着母爱和关怀。爱是会传递的,母亲把她的爱传递给我们,我们又用同样的爱回馈着父母,又传递给朋友们,世界就在这种爱的传递中充满了温暖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gywxw.net/post/2721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蒲公英文库_蒲公英原创文库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