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周游山水散记千岛湖的日出日落 作者:木门长子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
千岛湖的日出日落 作者:木门长子

作者:木门长子 | 分类:周游山水散记 | 标签:第100期(总第101期)    

 太阳是个奇特的物体,它的光线所到之处,便瑰丽了整个世界。它朝起暮落,在山峦与树梢之间徘徊;它是多情的,缭乱了不少人的心思。在阳光下走一走,赢得的是丰盈与生机,是沉醉与觉醒。
  千岛湖的太阳,可谓风情万种。
  一
  背上背包出发,我沿着黎明的湖岸行走。六点,太阳还没有升起。湖水安静得像个贪睡的孩子,轻摇的碧波是孩子脸上的细纹,微响的涛声是孩子沉睡中的呼吸。湖面上早已排列好候航的游艇,洁净如天空下歇脚的鸽子。东方有了微红,桃花瓣一样散在湖面上,捎带着也擦了胭脂给附近的山峦。湖中的山体是墨绿色的,上面覆盖了灌木和高大的树。它们沉默着,像我一样在等待,等待一轮红日嫣然于东方。
  游客中没有谁大声说话,眼睛里凝结的是湖水,心跳戛然而止,身体站立成特定的姿态,与浩渺的湖面一起成为一种承接。太阳是一个新生命,虽日日升起,却日日大有不同,它喜欢更换漂亮的衣裳。微风轻起时,天空愈发红了,彩衣裹住的亮光在一点点撑开。那亮光宛如铁匠烧红的烙铁,生着刺眼的黄。黄也是有进攻性的,它在慢慢浸入到晕开的红色里,仿佛一个男子走近他爱着的姑娘。湖水越发清亮,接近太阳的湖面幻化成铺开的红地毯,轻轻地荡漾着,在风里妖冶成少女的模样。此时,如果有手臂伸出,那也一定是指向天空的。太阳高傲成一个帝王,云是悬在王冕上的流彩,水是龙袍上绣着的江河。千岛湖,在以其独特的姿态描绘出一个不一样的清晨。
  水“哗啦”一声撞响,随之而起是翻滚的云海。飞溅的水花拍打在慢慢青绿的山峦上,让山体在红与绿之间焕发出灿烂的颜色,绚丽如吉普赛少女穿着的衣裙。“太阳出来啦——”有人在扯开了喉咙大喊。“太阳出来啦——”随之而有的是更多的欢呼。人们雀跃的样子仿佛终于走出牢笼的鸟兽,精神亢奋到了极点。
  二
  九点整,游艇拉响了汽笛,载着第一批客人向着湖中的诸岛驶去。
  “欢迎来到千岛湖!”是导游小姐的声音,“千岛湖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,这里的岛屿形态各异,每个岛上都有着不同的景致……”她的面庞像朝阳,亮丽且有着清秀的容颜。同样的导游小姐每条游艇上都配有一名,可以让人们在饱览湖光山色之余倾听她们含着江南韵味的吴侬软语。坐在窗边,从透明的玻璃窗看出去,是碧波荡漾的湖水,湖水中间裹着的是大大小小的岛屿。湖面与山峦相接,仿佛相拥而笑的情侣。山与湖之间形成绮丽的黄带子,那便是千岛湖中的胜景——“金腰带”了。
  千岛湖,1959年新安江水力发电站拦坝蓄水形成的人工湖,有着太湖的烟波浩渺和西湖的娟秀清幽,更有着“天下第一秀水”的骄傲。阳光照耀下的千岛湖水呈现出碧蓝色,春来江水绿如蓝的风韵悠然而成。阳光所到之处,仿佛让人见到了晶莹剔透的玉石,静而雅地存在着,诱人心魄。“千岛湖最高的山峰叫做梅峰岛,大家可以在那里‘一览众山小’!”导游小姐的声音甘甜脆生,口气里透着喜气。
  于是,游客们踏上了梅峰岛,一座优雅到让人陶醉的岛屿。梅峰岛位于千岛A线游览景区内,岛上因为植有梅树五千多株而得名,而其中尤以红梅、绿梅、白梅、腊梅居多。据说,梅峰岛上的梅花盛开之时,香气扑鼻,团花似锦。我去的九月繁花早已散尽,只有青绿的叶子跳跃在枝条之间,偶尔能听到空中传来几声鸟鸣,让人在舒爽中寻到自然中的惬意。天气晴好。湖区的大小岛屿被置于眼眉之下。雾气在梅峰岛周围升腾,云蒸霞蔚的曼妙景象悄然而成。靠近护栏,极目远眺,雾气笼罩下的岛仿佛仙境一般。仙人们驾了云朵,快活地说笑,恍惚中凡人移动的身影也是他们的身体。
  有呼唤声向四野传来,那是游人不由自主发出的喧嚣。黄毛小儿、耄耋老人都有了自己的欢心。相机、手机、高倍望远镜成了梅峰岛上不可或缺的物件,在他与她之间传递。“你看,你看,有鸟哟!”是的,有鸟,体态轻盈矫健,乘着雾气向着太阳高悬的地方飞去。它的羽,像极了一个美丽的梦,在人群中落定。我的心情也仿佛在景与人之间凝结。古人有云:有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而千岛湖的景便是我心目中的最美人。
  十点,太阳高升。梅峰岛上的喧闹声愈来愈大。人们歌之舞之,粲然笑之,巡视诸岛顿生了“不上梅峰观群岛,不识千岛真面目”的自豪感。据说,梅峰上还开设有“森林野趣游”“缆车观光”“梅峰滑草”“梅开五福”等旅游项目,山峰上也生长着一棵“金龟背负一青松,雪压水沁她从容”的迎客松。那天,这些我都没有见到,入目的景致已足以让我陶醉。亮亮的阳光下,枝影横斜,很有些“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”诗情。缓步林中,看到的不仅是美,更是风情,是里里外外透着的江南妖娆与妩媚。
  蛇岛我自然是不敢去的,所以选择了比较有安全感的A线旅游,但还是在渔乐岛的旅游屋前见到了那些蛇们。它们被人架在脖子上,乖巧成孩子的模样,失了兽性多了温柔。匆匆地一瞥间,我不知道人类有一天会不会也被它们捕获,同样像它们现在这样被扛在肩头供客人观光。但愿不会,那是我不愿意看到的景象,如此恐怖的场面也不能因为贪婪而滋生。
  诸岛中有个叫做龙山岛的地方,古为浙西名胜。岛上建有海瑞祠,供奉有海瑞的神像。我不知道海瑞当时曾是怎样伟大,却在经过他的庙堂时自然而然产生了一种崇敬的心情。那庙筑建得飞檐翘角,青砖绿瓦,虽有些破旧,却处处张扬着威严与高贵。海瑞是明朝时难得的贤臣。他做官时贫困到母亲做寿备不起寿礼,便书一“寿”字相赠。如今,那硕大的“寿”字就镌刻在一块石碑上,虽字迹模糊,却也见证了一代贤臣的孝义。而因海瑞得名的“孝母饼”也因此成为江浙一带的风味小吃,被带到祖国的四面八方。从海瑞祠拾级而上,踏过五百级石阶便可以到达宁古钟楼了,乘兴撞钟,眺望湖光山色,人间的绚美达到了极盛。有蹒跚挪步的孩子跑过来,抱起滚到我脚边的皮球,我看到那球上竟也闪动着太阳的光泽。
  据说,千岛湖有两座美丽的城市贺城和狮城,如今它们就被淹没在几十米下的湖底。贺城又称淳安古城,始建于公元208年。汉时建有城廓、内城、外城。内城为郡府,外城为市井和兵营,在一段时期内曾为六县之冠。旧时的贺城经济繁荣,民族民间艺术资源丰富,曾有许多文人游览城中且留下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,南朝的沈约、唐朝的李白、宋朝的陆游等等。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是南宋朱熹的诗句,至今还在流传。“当年走马贺城西,曾为梅花醉如泥。二十里路香不断,绣衣第到锦沙溪。”虽不是名人名作,却也见证了贺城的盛世。
  狮城同样是一座沉睡于水下的千年古城。唐武德4年(公元621年),遂安县城迁至今天的淳安地界,因背依五狮山,故得名狮城。古狮城水陆交通便利,属浙西重镇,太平天国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曾率太平军驻军北门。城内有诸多名胜古迹,明清时的古塔、牌坊及岳庙、城隍庙、忠烈桥、五狮书院古建筑,历代古墓葬。如今,它们都静静地躺在湖底,在时间的长河里沉淀出奇异的美观。听说,近期有专家在积极倡导筑建水下旅游区,以便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它们看到它们。但对于这一点我是不赞同的,我的感觉里历史终究是历史,风物也终归应该属于自然,凡事还是不要打扰的好。
  岛下,有鱼儿在戏耍。千岛湖因为水质清透,青鱼可以长到很大。零星的摊铺前,我看到人们蜂拥而至,在讨价还价中赢得口中满意的吃食。一张张欢喜的面孔在下午两点的阳光下张扬出惬意与安然。游历的目的到此也便有了结果——有吃有喝,有玩有乐,赏景之余快乐内心。渔乐岛上有一位老板做的清汤鱼圆很不错。新鲜的草鱼,去鱼头,抽侧线,用刀将肉细细地片下,刮下肉茸,然后加入芡粉、精盐等制作而成。最美妙的是那雪白的鱼圆入锅的瞬间,个个仿佛跳舞的精灵,在沸开的水中绽放成一朵花。鱼圆出锅之后,再搭配以青菜、虾皮等,便形成了烹调技艺中色白、形圆、质嫩、滑润的至美。坐于摊前,瓷勺瓷碗,温暖了的不仅是阳光还有不再饥饿的肠胃。
  千岛湖,真的美不胜收!
  三
  晚七点,阳光又回到最初的绚丽上来。在下船停留许久之后,我等待的只是夕阳里的一抹晚霞。红,在瑰丽一切。白色的游艇安静如清晨,排列整齐若天空的云。湖水更加碧蓝了,透明到把手伸进水里便可以看到清晰的掌纹。靠近湖边的石子因为长期浸在湖中的缘故显出了绿色,是一种油画般的绿,青透且带着太阳的光。背了背包缓行,看脚下的路悠长,植被生长于两旁的山体之上,晚间的风吹来,让我体会到的是一种在场的感觉。晚霞是美的,如蒹葭白露在水一方的伊人,素面朝天,优雅大方,瑰丽到可以与天地一色。
  鸣叫了一天的鸟儿终于不知道去了哪里,霞光在沉默中裹住了太阳,云朵幻化成多彩的姿容,仿佛诗人王勃描述的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。天边的红色越发浓重了。黄色收起了金线。没有谁能将这种心境涂抹进画里,太阳是无所不能的神。如果朝阳让人看到的是亮丽,而晚霞则更多的在给人沉静。夕阳在融化一切,它在多层次的变化中创造着风情。千岛湖,一个让人迷醉的地方。夕阳下,水、山、云形成了独特的颜色。于是,我的步子停下来,心跳也停了下来,目光向着浩渺的湖面不断地伸展……
  “相望一步地,脉脉万重情。”是唐朝刘禹锡的诗,也恰如我阳光下的心情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gywxw.net/post/2355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蒲公英文库_蒲公英原创文库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