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人生感悟春之歌 作者:兰玲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
春之歌 作者:兰玲

作者:兰玲 | 分类:人生感悟 | 标签:第76期(总第77期)    

 浅春
  在冬天里,北方的梧桐树、白杨树还有果树、花树,树叶凋零,树干树枝个性化地裸露在寒冷、凄苦的天空中,呈现出灰土土的颜色,看不出生命的活力。冬青、松树、柏树、剑兰等不落叶植物,是冬季里的一点看景,但却失去了灵动和活跃,是一片寂寥的色彩。
  只有春天,才是真正的生命活力的支点。
  捱过了漫长的冬寒,阳光里还透着些微微的冷意,春天开始在人的眼中蠕动,在人的思绪中延伸。这个时候,准确地讲,还不是真正的春天。春姑娘仿佛还在半睡半醒之间,慵懒困倦,眉头的春意还没有舒展,她蹙起的小嘴,不经意地打一个哈欠,你浑身上下便透着了暖意;她懵懂的意识稍一袭来,远去的冬意就趁机去而复返,寒流恶意地浸透你刚刚苏醒的肌肤,一个激灵,你用大衣裹紧了缩头缩脑的身子。
  却有不怕寒气的余冬侵袭的,那是小草,和一些春的先驱者们。那些刚刚被严霜掠夺了绿意葱茏的三叶草,并没有被它的冷酷所震慑,在不惹人注目时悄悄萌发勃勃生机,一点点、浅浅地、羞怯怯地探头探脑,紧接着就遍地新绿了;冬青树的老叶子中间一点鲜活的颜色开始向外扩散,亮晶晶的,舒服人的眼;松柏的针叶看上去也湿润了许多。不知何时,迎春花在周围一片沉寂中昭然开放,黄澄澄的耀人的眼;柳枝上嫩绿的芽儿映在黄色的迎春花间,远远望去,它们的颜色不甚分明,但柳条儿窈窕美姿在风中摇曳,清晰可见。果园里杏花开了,满枝头淡淡的粉色花瓣儿,是北方的干枝梅;山楂树上挂满一树小小的花苞,银铃儿似的;还有叫不上名的花树春蕾萌动,嫩芽簇拥。
  春姑娘苏醒了,她大睡后的眉头慢慢在舒展,衣袂翩翩,妩媚地飘动在北方浩天,她脚步轻盈,袅娜地在向前向深处移动,暖风也在用力地赶走寒流,让北方次第享受春暖花开的季节。
  只不过北方的白杨树和梧桐树还在酣睡着,枝桠仍然倔强地伸展在空中,旧年干枯的果实不屈地挂在枝头,它们一定是在等待着春天最热闹的时候——百花齐放,万紫千红的景象的到来。
  盛春
  一场春雨,打落了枝头招摇粉黛的杏花,娇小的花瓣纷纷扬扬飘零而下,不久,砖铺的地面上,绿荫的草色间,便有粉白色的点点星星,惹人的眼。这飘飞着的小精灵是否带着哀怨,是否还在留恋母枝的温情?红消香陨,谁人知晓,黛玉葬花,唱绝千古!
  这春雨撩拨,杏花凋谢,虽有情愁,却也无不预示着新生命的起步。你看哪!花蒂深处被细小的如粉刺一样的东西包裹着,在细雨中别有一番情趣。那里正是新生命的起源。等着吧,用不了多久,一颗颗小青杏必欣然孕出,翠嫩诱人……
  春意在向纵深处发展,满眼的绿,满眼的翠,满眼的鲜!穿越在草绿花红间,脚步也轻盈盈的有些醉!紫荆花一嘟噜一嘟噜地簇拥着,格外抢眼;袖珍型的月季花在绿叶中若隐若现,一副羞答答的样子。杏花败了,梨花正白,桃花正红,一如朱自清所写:“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”……
  最动人的要数杨树和柳树了。在古代的诗人们看来,所谓杨花亦即柳絮,所以诗词以咏柳为盛,那杨花则成了虚设之物了。如杜甫的“桃花细逐扬花落,黄鸟时兼白鸟飞”,苏轼的“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”,晏殊的“梨花院落溶溶月,柳絮池塘淡淡风”等等,均是吟咏柳絮的。不过我以为,杨花也和柳花一样的美!毛泽东主席的《蝶恋花》词就有别于古人,赋予杨花柳絮新意,“我失娇杨君失柳,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”。两句词中,前一句中的杨柳分别指杨开慧和柳直旬,后一句则以物拟人,抒发对亲人的思念之情,匠心独运,妙手天成,成为千古绝唱。
  杨树们终于冲破寒冬的桎梏,它们使出浑身的劲儿吐绿纳翠,回报春的寸寸柔情。枝干顶端开始努出嫩绿的叶芽,四、五片小叶子呈三角形逐渐舒展开来,构成一个个小小的倒伞状,而倒着的伞尖处往往坠着一个、两个或更多的饰物来,这就是杨树花了。不过现在还不到扬花的季节,它们通体是绿色的,约一、二寸长,最长时也可达三寸有余,远看像一个个顽皮的绿毛毛虫挂在那里;走近了细赏,才发现其主体是由密密的牙状物构成,整齐有序,剥开绿色外壳,里面是白絮状物,可以想见,深春时,风吹起,杨花飘然而起的景象来。
  当杨树蓬蓬勃勃地绽放新叶时,柳树早已是千丝万缕随风摇,婆裟剪影争丽俏。此时柳絮也争先恐后地缀满枝条,给多情多姿的柳枝增添了几份妩媚。柳絮和杨花形状相似,只是杨花粗长,显示北方娃的虎头虎脑、娇憨可掬的特征,而柳絮细小不足一寸,恰似南方妹水蛇细腰、娇小玲珑的妩媚。
  这样,低处的柳絮,高处的杨花遥相呼应,相映成趣,构成一副杨花柳絮春闹图。过不多久,我们就可以欣赏到杨花柳絮飞扬如雪的美景了。
  晚春
  在风霜雪雨、四季草木的自然界和人世沧桑、情感悸动的岁月中,春是永恒的主题。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是说春的力度,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是说春的妩媚,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是说春的韵味,“万紫千红总是春”是说春的绚丽,“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”是说春的灵动……一句话,春是自然的基调,春是人为的主宰。
  说话到了三月,乍暖还寒时候,杏花儿迟迟未吐露她的芬芳,草叶儿还在期待着暖风徐然,一种热烈的春韵却已悄然蔓延在激情萌动的心臆,春的信使开始在校园里传情达意。即使是意外的冷雪也无力摧毁花蕾绽放的意念和激情膨胀的定力。从三班,从五班,从十班,从十六班,飞出花季少年的倩影,聚在了一起,聚在了杏花芬芳中,聚在了春柳柔丝下,聚在了潺潺溪流畔,聚在了师友殷殷期待的目光中,“青木文学社”的名字让年轻的心房砰然而动。
  四月初,初具规模的文学社伴着暖暖春风开始了心灵行走,教室里的笔头攒动,花丛中的莺声燕语,柳荫下的倩影翩然,“把闪烁着灵魂感悟的心语/化作一团火焰/燃烧在春意萌动的校园”,“那饱含激情的眼神/和热切希望的梦想/拨动流淌的心弦/把日子点缀的不同凡响”,让校园的晚春有了别样的色彩。
  杏花、桃花、梨花,这些自然的花卉渐渐枯萎在果实膨胀的欲望里,另一种耀眼的花朵在悄然开放,“行走在春的脚步中,我们整装待发,开出一朵新的希望。”
  晚春即将过去,无妨啊!初夏才是最热烈的期待!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pgywxw.net/post/1743.html
原创文章如转载请注明:转载自蒲公英文库_蒲公英原创文库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