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杂谈文章列表: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风雨千百年,沧桑古桥梁——从咏桥诗赋里品味上海古桥文化 作者:葛乃文

风雨千百年,沧桑古桥梁——从咏桥诗赋里品味上海古桥文化 作者:葛乃文

   桥,《辞源》解读为“桥梁”。梁,《辞源》诠释为“桥”。《史记·秦纪昭襄王》:“初作河桥”;《诗·大雅》:“造舟为梁,不显其光”、《国语·周》:“九月除道,十月成梁”。除,古义为“修治”。除道成梁就是筑路造桥。由此可知,“桥梁”即桥,乃双音单义词也。  上海是水网化地区,古代以吴淞江为水道轴线,以“浦”、“浜”形成纵横交错,密如蛛网的航运和灌溉......

屈原的汨罗江 作者:红山飞雪

屈原的汨罗江 作者:红山飞雪

 汨罗江应该属于屈原的。因为屈原,一条普普通通的江,被载入了史册。  汨罗江,在楚国大地上缓缓流淌,悠悠几千年。在历史的拐弯处,因为一个人舍身一跳,从此不再平静。  屈原,沿着汨罗江畔孑孑而行,他不知道滔滔江水流向何方,也不知道,那条河的拐弯处,意味着什么。江水平静地流淌,流向未知的广袤的大地,流向了,历史深处。  于是,他转而问天。在苦闷彷徨,上......

寥寥一笑送“归鸿”——纪念启功先生逝世十三周年 作者:葛乃文

寥寥一笑送“归鸿”——纪念启功先生逝世十三周年 作者:葛乃文

 今年的六月三十日,是我的老师启功先生(1912~2005年,字元白,北京市人,满族,北京师大教授,雍正皇帝九代孙)逝世十三周年的忌日。当此柳絮扑面、春和景明的季节,回忆驾鹤西去的故人,心中不免飘浮起几缕沉闷的阴霾和一抹淡淡的愁怅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笔者就读北京师大中文系。五年的求学生涯中,无论是在小课堂还是阶梯大教室听课;无论是图书馆偶遇,还是上......

时光佐酒 作者:木门长子

时光佐酒 作者:木门长子

 谁的耳边无声,时光佐酒,我愿与你倾听……  一个叫左旗的男人  那夜,我只想寻找一点关于箫的资料。那种管状的乐器一段时间曾捏住了我的心魂。它如同温文尔雅的男子,长袍黑履,静坐在月下。我打开了虾米音乐,在哪里遇到了左旗——一个有着磁性声音的男子。他在读——《箫》。  《箫》是一篇诗意散文,写作者是谁左旗没有告诉我,他只是用声音在说话,一字一句,一句......

乌江渡口吟唐诗——瞻仰安徽和县“霸王庙” 作者:葛乃文

乌江渡口吟唐诗——瞻仰安徽和县“霸王庙” 作者:葛乃文

   本文所说的乌江,不是贵州省的那条天堑大川,而是安徽和县东北部的长江支流乌江浦;霸王庙,即“西楚霸王祠”,俗你“项羽庙”。秦未楚汉相争,项羽兵败垓下(今河南灵壁境内),溃逃至乌江渡口,拒渡而自刎,故乌江闻名于天下。唐代诗人杜牧(803-852年)于会昌年间(841-846)官池州(今安徽贵池)刺史时,途经乌江亭扼腕唏嘘而写了一首千年传诵的咏史诗......

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