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生活情意文章列表:欢迎加入蒲公英会员QQ三群:39018822
石磨记忆 作者:冷月

石磨记忆 作者:冷月

 今天,走在新庄的杉荷园里,看到不止一个的石磨,或卧或立于路旁、河畔,顿时勾起我无边的回忆。  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凡在农村待过的朋友,可能对石磨的印象都极其深刻吧,那时候,谁家没有磨,谁又没推过磨呢?  在磨上放上一盆水浸泡过的山芋、玉米、小麦之类,边推动磨,边向磨眼里填放食物,随着磨盘的一圈圈转动,磨道里便源源不断地流出麦子、玉米等糊状物,直......

看电影 作者:呢喃

看电影 作者:呢喃

 小时候,看露天电影是童年最隆重的娱乐,是一个永不消褪的美好回忆。  记得,电影放映员是两个年轻小伙子。因为姥爷是村支书,每次到村里来放电影,必是那个年龄稍大些的骑车先到,稍后另一个赶车来到。因为村中安排他们在姥爷家吃饭,只要看到那个叔叔的自行车骑进村子,我必被小伙伴们簇拥回家,询问放映的片子,探明放映的地点。放映地无非就是村队部前和大场院,随季节......

远去的童年 作者:月末儿

远去的童年 作者:月末儿

 石块儿、瓦砾、一颗颗小泥丸  冰棍儿、糖果、一口口大馒头  闰土、水生、一个个小伙伴儿  我的童年啊  长在故乡的水草里  童年的记忆,总是跟母亲家房后的那条河分不开的。春天我们打水漂儿,夏天我们玩水,摸鱼虾,秋天我们摘不知名的水草和小花,冬天,穿着小棉袄来河里溜冰啊,呲溜,我们就一个接一个地仰面朝天。  在河里玩够了我们就到岸上玩玩具,捡大小差......

婆婆纳的春天 作者:微笑如禅

婆婆纳的春天 作者:微笑如禅

 婆婆纳,曾经是麦田的杂草,离开故乡之后,我一直在心里称它为“乡野兰”。  在童年的记忆里,它翠绿营养多汁的身子在篮子里出出进进,温饱了猪羊们的肠胃,也温暖我们日子的一角。它的花,如星星一样轻盈的笑,明亮我们的眼我们的心。多少年以后萦绕成记忆里的乡愁,灿烂成故乡满天晶亮的星星。  在清明回故乡的时候,它就在沟畔地头快乐地开着。偶尔有一两块麦地,除草......

几上,那一抹绿 作者:山西亚亚

几上,那一抹绿 作者:山西亚亚

我打开快递时,它那么柔弱,那么纤细,但一眼看到它,让我突然明白了“婆娑”的含意——这是我网购的第一盆花——文竹。  一直以来,忙于生计,无意于花花草草。前几年老管说要净化空气,搬回来几盆吊兰。既然要养育它,就勤心侍养,每天不是我浇就是他浇,过了不多日子,吊兰叶子就枯萎,变黄,大概一个月左右就死翘翘了。从此对养花缺失信心,不敢再请回任何花儿害其性命。后来乔迁新......

搜索